第一章被拍卖的女孩

每月的第一个周末,曼城歌剧院的午夜场都会有一场特殊表演。那是全球富豪最奢侈最疯狂,也是最邪恶的娱乐。

歌剧大厅黑暗不见五指,舞台正上方的探照灯突然亮起,在舞台中央有一只被布盖住的铁笼。

身着晚礼服的男人笑着走上台,大声喊出令人激动的台词。“今夜,世界各地的国王齐聚在此,我们将共享无上的乐!现在——”男人走到铁笼前面,用力扯下挡住笼子的幔布。“请欣赏今晚第一件拍卖品!”

幔布落地,笼中空无一物。

疑虑的嘘声响起,台上的男人十分淡定,笑着打了一个响指。

笼中突然炸开一团炽光。

光芒褪却之后,笼子里蜷缩着一个女孩。

她很害怕,不停颤抖。

“噢……”

慨叹声接二连三响起。

女孩被打扮成一只小猫的样子,头上戴着两只粉粉的猫耳,脖子上面有一只纯金的项圈,项圈上面系着锁链。女孩的手腕、腰部、脚踝均有毛茸茸的饰物,但除此之外,一丝不挂。

男人把铁笼打开,用力拽着锁链,把她从笼子里拖出来。女孩的脖子被勒紧,不得已,只能趴伏在地上,像猫一样向前爬。

男人将她高高提起,女孩痛苦的抓住项圈。

“五万!”

“十万!”

“二十万!”

“五十万!”

叫价声此起彼伏,安静的歌剧大厅突然沸腾了。

女孩很害怕,她知道今晚自己会有怎样的下场。上个月,那个与她同住的女孩在成交就在这个舞台上面被残虐致死……他们不是人,是禽兽,是吃人的妖魔……可是,她没有能力抵抗……

随着数字的不断攀升,男人脸上出现了贪婪而邪恶的笑容。

就在这时,不合时宜的声响,打断了这场娱乐。

大厅后方的门敞开了,一个挺拔的身影走在光线正中,白蒙蒙的光附着在他双肩上,如同一双羽翼,强悍而张狂的羽翼。

女孩模糊的泪眼只看到了一个光芒环绕的轮廓。

天使?

砰。

震耳的响声,是枪!

女孩感觉有什么喷在她脸上,温热,一股腥锈的味道。

“啊——”

舞台上的男人叫喊了一声,仓皇四散。

女孩仰着脸,看着面前的男人一点一点倾斜,一点一点……轰然,倒在地上。他的额头正中,有一个黑洞。

大厅,一片肃静。

“严冽,这儿。”座席前排,有人挥手。

径直走下来的人突然转向,附着在他双肩膀的羽翼转瞬不见——取而代之的,一股猖狂罪恶的黑暗之气,纯黑。

他坐在最前面的位子,女孩看清了他的面容。

他杀了人……

他是谁?

“呵……”女孩身边的男人吁出一口气,勉强冷静下来,声音当中仍然掩藏不住紧张。“严先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那个人,欠我钱。”

“喂喂,你杀了他,谁还你钱啊。”严冽身边的男人说。

“我替他买了一份高额保险,意外死亡,赔付十亿。”

“枪杀,怎么也不算意外死亡吧。”

严冽冷冷一笑。“我说是,就是。”

严冽旁边的男人戏谑了吹了一声口哨。

台上的主办人了解到内情,很恢复镇定,他吩咐人把舞台的尸体抬走,清理干净,继续拍卖。

“诶,老约翰连你在他的地头杀人都忍了,严兄的面子越来越大了。”楚少轩剥开一块糖丢进嘴里,心情愉悦。“不知道这个面子,他是卖给全球第一海运集团的执行总裁,还是卖给全美最大的军火商。”

“给的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不给,下一个‘意外’死亡的人就是他。”严冽悠悠笑着,目光不经意投向台上的小猫。那就是今晚的商品?不怎么样嘛。

“说起来,严老爷子还是不肯放权?他应该已经知道他不成气的儿子把军火生意做的多么风生水起了吧。”

“嗯,用他的引以为傲的海运做渠道。”严冽面带微笑,眼神却狠意十足。

“哎呀,你太坏了,老爷子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生父亲。”

“孝顺的私生子有很多,他不缺我这一个。”

“严老爷子坐着总裁位子不让,你办某些事总归是名不正言不顺。”

这次,严冽没有回答,但他眼中闪烁的精粹光芒却让楚少轩竖起兴奋的疙瘩。

有好戏看了。

“三百万,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?”

为什么。

女孩想。

他只看了她一眼就转过去了,是因为对她没兴趣吗?

“三百二十万!”

不,她不想被卖给变态的老头子!

救救她!

“三百五十万!”

没有人再喊更高的价格了,怎么办……那个老头子已经走过来了,怎么办……他会把她关进笼子里面,在她身上试验那些可怕的刑具,怎么办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