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专属玩物

哗然一片。

严冽注意到这一变化时,面前已然跪了一个脏兮兮的东西。

是那只猫。

带我走……求你……

小猫脸上粘着恶心男人的血,那具未见成熟痕迹的干扁身体更是让男人提不起“兴”致……这样一个在他眼中没有半分价值的商品,居然大胆的跑到他面前现丑?

“诶,严兄的魅力果然无穷。”楚少轩有趣的笑个不停。

严冽唇角轻扯,不置可否。

老约翰命令手下抓住女孩,女孩仓皇的向前爬了几步,迟疑了一下,突然紧紧抱住严冽的小腿。

严冽的眉梢微挑,显露不悦。

跑过来的手下见她死死抱着严冽的腿,不敢贸然上前。风行集团的副总裁严冽以阴晴不定的脾气闻名,这个男人掌握着全球半数的军火,本人更是杀人不眨眼的恶徒,若是不小心惹到他,那种恐怖绝不是死无全尸可以形容的。

带我走,带我走!

恐惧使她丧失了知觉,她不由自主的将手指掐进他的腿中,那份渗透着悲哀的力量是她最后一线生机,绝不能放。

严冽心中诸多不耐,可还是分给了她一点注意。

近看,小猫有一双盈亮的眼睛,漂亮的眼珠浸在清澈的水中,好似一枚浮水而出的黑曜石。

忽然,严冽感觉胸口有了一丝异样。

他被引诱了。

被这双特别的眼睛。

严冽伸出手,不带任何意味的捏住她的下巴,迫使她仰起脸。他要看个清楚,她的眼睛究竟有何魔力。

女孩顺从的仰起脖子,她十分明白,只有引起他的兴趣,他才会买下她,她才有可能获救。

嗯?

严冽在她眼中发现了一点东西,眉梢再度挑起,已经不见之前的不耐,而是出现了兴味。

这只小猫在向他求救,她把他当成拯救她的英雄了?

“你想跟我走?”

女孩如同看到了希望,用力点头。

手指捏紧她的下巴,严冽看到她因疼痛而蹙起的眉心,恶意的笑了。“我和那些想把你撕裂的男人没有不同,为什么选我?”

女孩的眼中出现短暂的困惑,但很便恢复了坚定。

她要他!

就要他!

严冽的兴致再度被挑起,不是因为她的身体,而是她让他想起一个新鲜的游戏。

答应她的请求,在她以为获救之时,把她推回那些男人的怀抱,这样她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绝望……不,这样太无趣。游戏太短促,享受不到过程的乐趣,应该为她多制造一些希望,希望越多,失望的痛苦就会越猛烈……一个人在最幸福的时刻跌落地狱,那是不见血的死亡。

楚少轩看到严冽眼中闪起嗜血的兴奋,就知道他又想出什么没人性的游戏了。唉,无知的女孩,你惹到了不该惹的坏人哟,好心哥哥为你祈祷,千万别死的太惨,呵呵……

拍卖会仍在进行,总这么街不是办法。老约翰从台下走下来,亲自与严冽交涉。“严先生,这个女孩……”

“我要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严冽摸摸女孩的头顶,温柔的说:“以后,你就叫小猫。”

拍卖的商品都被喂吃一种暂时发不出声音的药,时效一过就会恢复正常。小猫安安静静的坐在豪华的车子里,看着车窗外飞逝的风景。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外面的世界,对一切都充满好奇。

严冽挂断电话,侧眸,看着身边的小猫。小猫脸上的血已经清洗干净,但还穿着那件猫服,而她似乎没有察觉。以前他听过一些传闻,老约翰喜欢把收集来的女孩当动物饲养,看来是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