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初夜

洗完澡,严冽用大浴巾把她裹住,抱去床上。小猫曲腿而坐,缩成一个团,白色的浴巾完全盖住她,只露出两只圆圆的眼睛,分外可爱。

别墅里面没有预备女人穿的衣服,严冽拿了一件自己的衬衣让她先穿着。那件衬衣穿在小猫身上马上变成了长裙,衬衣下摆露出纤细的脚踝,小脚丫拘紧的并拢在一起。

“去躺着,把腿分开,我帮你涂药。”

小猫爬上床,到中间躺下。严冽找到药膏之后,回身时看到她的姿势,不觉失笑。

幸好她还是个孩子,要是哪个女人用这般天真无邪的举动来引诱他,他只怕是毫无反抗之力。

严冽坐在床边,用手指刮了一块药膏,慢慢涂到她腿上。

不疼,有点痒。

小猫两手握在一起,搁在胸前,望着上方华丽的吊灯。闪闪亮亮,就像童话故事里面的魔法,漂亮的不真实。

严冽发现她在走神,手指转了方向,向毫无防备的中心抚去。小猫突然弹坐起来,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他。

“怎么了?”严冽很是无辜。

那个地方没有伤到……小猫下意识的并起腿,初次有了羞涩的意识。是因为之前胸口异常的反应么?

严冽稀奇的发现小猫在脸红。明明之前半点害羞的迹象都没有,为什么忽然之间有了这样的意识?

好奇,趋使严冽去探究原因。

小猫看到他靠了过来,僵了一下,有往后躲的冲动。

“你好像在怕我。”

不是的……

严冽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气,沐浴乳的香气融合了一种少女的体香,比任何香水的味道更加吸引男人。“你好香。”

似叹息的话语落在耳畔,小猫感觉到耳垂的凉意,情不自禁闭起了眼睛。

似乎,有什么正在苏醒……

小猫的右手不能碰东西,他一再靠近,她的姿势已难以支撑……突然,小猫向后倒去,跌在柔软的床铺间,呆怔又抱歉的望着他。

严冽微怔,忽而笑了。

若非亲眼所见,他真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如此可爱之物。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有趣了。

“已经不早了,睡吧。”严冽走到床的另一边,掀起被子进被窝,然后掀着被子,给她留了一个空位置。

小猫慢腾腾的爬进去,轻软的被子盖过她头顶……真暖和。小猫幸福的闭着眼睛,忽然眼前亮了起来,她睁开眼看着严冽,一脸茫然。

“捂着被子,不闷吗?”

她比他短了一大截,如果她把脸露出来,他的肩膀就会露在外面,这样会冷……小猫想告诉他,她喜欢蒙着被子,不要紧,可是还没来得及做什么,就被他翻了过去。

“朝那边睡,不要压到胳膊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猫感觉到他的身子贴了过来,比火焰柔和的热度从后背传入心底,源源不断的温暖。

“晚安。”

房间的灯关上,一片静寂。

小猫很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。

她没有睡意。

他的胳膊横在她的身侧,不轻不重,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。在今夜之前,她做梦都不敢想自己有逃离魔窟的一天,可是现在,她在一栋奢华的别墅里面,躺在干净的大床上,身边还有一个关心她的人……

从来没有人像他这样关心她。

他救了她,带她回家,允许她呆在他身边……不仅如此,他还帮她洗澡,帮她涂药,搂着她一起睡觉……

这不是做梦吗?

会不会她一觉醒来,发现这一切都是她的想象,然后她仍然要面对遭遇虐待和折磨的生活?

她不敢睡。

舍不得梦中的一切,更加舍不得他。

她曾对自己说过,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真正关心她,那么她愿意为这个人付出一切,必将倾尽所有去报答。

如果这不是一场梦,她会报答他。

一定!

严冽的起居十分有规律。

早上七点喝一杯咖啡,运动一小时之后用早餐,九点前到达公司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所以,小猫醒来的时候,严冽不在房间里,哪儿也找不到。小猫站在屋里发愣,突然听见门锁响动,她惊惶的跑进卧室,钻进衣橱里面。

管家本恩进来,看到床上的人不见,于是吩咐下人寻找。

小猫躲在衣橱里面很害怕,昨晚的经历让她明白,这里的人对她并不是善意的,除了严冽,没人可以相信。

正在这时,衣橱的门打开了。

本恩看着把少主衣服弄乱的小猫,不悦的皱着眉头。

小猫只愣了一下,便从里面冲了出来,光着脚,不顾一切的跑出房间。

“抓住她!”

外面的佣人听见管家的命令,堵在走廊两侧,不让她通过。小猫左右看看,发现侧面的窗户,想也不想就打开往外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