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宠溺

严冽低头看着怀里的人,原本染着怒意的眼眸,被温柔取代。方才那一刻她对他的需要,最大限度满足了一个男人的虚荣心。

很好,这就是他要的。

“小猫,你还好吧?”

小猫贪恋他的体温,不肯放开,只仰起了脸。“嗯……”

“你的声音恢复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严冽笑着摸摸她的头,领着她回到房间。

一早,严冽便吩咐城内有名的造型师和设计师前来,为小猫量身定制整套服饰。有严冽在旁边陪着,小猫没有那么害怕,任那几个人摆弄来摆弄去。设计师量好她的尺寸,列了一张清单命助理回去取衣服,在定制新衣做好之前,她可以先穿这些。

他们离开之后,严冽把小猫叫到身边。

“你是怎么到老约翰那里的?”

小猫张张嘴,想了想,说不出来。

“不知道?不记得?”

“记得……是……”小猫又张了张嘴,颇为懊恼的低下头。

“不想告诉我?”

“不是的!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说?”

“我……我不会……”

“不会?”

小猫点点头。在那个地方,没有人会跟她说话,也没有人想跟她说话,她能够听得懂他说话,但是却表达不清楚自己想说的意思。

严冽明白了。“没关系,我可以请老师教你。”

严冽领着小猫去餐厅吃饭。由于有了严冽的命令,一楼只留下两名负责传饭的仆人,早餐端上桌之后,他们便退下了。

小猫坐下之后,左看看,右看看,见真的没有人了,抓起一把火腿片,猛的往嘴里塞。商品的肚子里面不能有脏物,为了昨天的拍卖,他们三天不给她饭吃,她真的饿急了。

小猫左手吃完了火腿片,右手顾不得疼,抓起煎蛋一鼓脑填进嘴里,然后掰下一大块面包用力咬着。

严冽看着她,轻微闪烁的眼底辨不清情绪。

小猫吃的急,被面包噎住,她慌忙抓起桌上的牛奶,一口气灌了下去,接着……把长条面包抢过来,继续撕咬。

真的很像一只饿坏的小猫。

严冽把他那份早餐推到她面前,不到两分钟便被扫荡干净。看着她胃口这么好,他的心情也说不出的愉悦。

很奇怪。

他有能力满足任何一个人的物质需要,但是他并未从中获得过喜悦,甚至是早已麻木。可是这个小东西轻而易举的愉悦了他,而他付出的仅仅是一块面包和几片火腿。

小猫把餐桌上的食物全部吞下肚子,这才抚着鼓胀的肚皮安静下来。忽然,她发现自己把他的食物也吃光,于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而在此时,又不合时宜的打了一个饱嗝。

小猫脸红了,红极了。

严冽没有过多表露自己的愉,而是带着揶揄的语气认真说道:“看来,你需要学的不止是语言,还有餐桌礼仪。”

教小猫学习不是一件容易事,她排斥除严冽之外的所有人。虽然严冽已经破例将小猫上课的地点搬到他办公室的隔壁,但小猫还是不止一次尖叫着从隔壁逃出来。

严冽一度怀疑老师虐待她,假如这位老师不是他千挑万选,最值得信任的兄弟,只怕早就被拖到山上灭口了。

“所以,她只是单纯不想跟我单独相处。”白白净净,斯斯文文,一眼看去就知道是面慈心善的唐僧式男人,正是小猫的老师,钟默。

“为什么?”

钟默煞有介事的思索了一会儿。“我太温和太无害……她有被虐倾向?”

“滚……”

钟默心情不错的笑笑。“想不出啊,但凡有点智商的人都晓得你很危险,明知如此还不知死活倒贴的女人,除了肖想你的财势,就是肖想你的身体,除此之外……就是喜欢被虐待了。”

严冽不想跟他生这些没意义的气,其实他也纳闷,知道小猫怕生,他特地找来这个面善又擅长演戏的人教她,为什么她还是会害怕?

“我想,是雏鸟情结吧。”钟默看着躲在严冽怀里的小东西,微笑。“真是稀罕,小东西居然把你当成好人,这是多么奇妙的缘分。”

在正式教课之前,钟默决定先建立与小猫的信任。孩子很容易哄,一点好处,一点关心,很就会被打动。

这是钟默起初想的,具体实施时,却遇到了阻碍。

例如,他带吃的给小猫,小猫很开心的收下,但是转身就跑去找严冽跟他一起分享,完全无视他的存在。

当然,钟默有着不屈不挠的精神,不会轻易放弃。最主要是因为他比较闲,而且比较爱看热闹。

“严,严。”

小猫午睡起来,发现严冽不在,立即跑出来找他。找遍了整层楼都没有找到,不免有些着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