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男欢

小猫下课后,急着跑去找严冽,秘书在门外守着,见是小猫,神情一度十分怪异。“小姐,你不能进去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严先生……先生正在接见一位重要客人。”

是什么客人?严冽从来不会拒绝见她,不管他在忙什么,被她打扰都不会生气。小猫低头沉默了一会儿,径自往前闯。

“小姐,真的不行……”秘书看到钟默走来,盼着他能带着小猫离开。“钟先生,严先生正在见一位客人,您能否帮我向小姐解释一下?”

“客人?”钟默看看小猫,提议。“我们去吃冰淇淋吧。”

“不吃……我要严……”她忍耐了两个小时,好不容易可以见他,怎么也不会放弃的。

“他人在这里,又不会蒸发不见,我们就去买个东西,很就回来了。你不是很想吃对面那间店的冰淇淋吗?”

小猫犹豫了一会儿,摇摇头。

在某些问题上,她固执的可怕。

钟默摊摊手,表示爱莫能助。

小猫闯了进去,偌大的办公室内空无一人。小猫疑惑的左右寻找,转身,看到秘书一脸无奈。“严呢?”

“呃……”

秘书没有来得及开口,一连串的怪异声音从里面传出。

严冽的办公室有个隔间,是平时与各地分公司负责人做视频会议专用的。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。

这个声音断断续续,仿佛十分吃力,但却渐渐从低迷转为高亢,又好似十分享受。

钟默惊异的扬了扬眉毛,唇边弯起邪气的趣笑。反观秘书,则是满脸的懊恼及尴尬。

小猫往隔间走去。

“小姐……”秘书要上前阻拦却被钟默拉住。

然后,小猫打开了隔间的门。

然后,明白了声音产生的原因。

小猫其实并不完全明白,但是她知道他们在做什么,在那段被逼迫被折磨的日子里,这是她唯一被允许学习的东西。

严冽压在一个女人身上。

女人仰躺着,小猫看不到女人的脸,但是她有一双修长而匀称的腿,这双腿正环在严冽的腰上……

这就是男人和女人。

小猫忽然变得不能呼吸,喉咙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,肺部难受的要炸开。

“小姐。”秘书挣开钟默的手,步走了过去。

钟默有些无趣的耸耸肩。干嘛要打扰他们呢?对小家伙来说,这是多么深刻的一堂课呐。

女人听到动静,惊慌的坐起来。严冽将她按了回去,继续未完的事。

小猫被秘书请了出去,她离去之前,严冽仍然专心于身下之物,一次都没有看过她。

她知道。

她是知道的。

男人和女人是那个样子,这不是值得羞耻的事,是每一个人都将经历的……尽管,她觉得脏。

在她还小,比现在还要小很多的时候,她就曾看到过无数不堪入目的画面,她知道,她所看到的,那些被男人压在身下的玩物,就是她将来的下场……她早就已经接受了那个事实。

她生来就是一个不干净的人,不可能变得干净。

可严冽不是!

他是一个尊贵的人,处于她所仰望不到的天空,不会沾染半分污浊。他是第一个待她好的人,那么温柔,那么亲切,在她心目中,他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……

那个女人玷污了他。

严冽在楼梯间的杂物室找到了小猫。她蜷缩在纸箱堆砌成的空格里,抱着自己,宁静的表情流露浓浓的悲伤。

“小猫。”严冽蹲在她面前,没有急于将她捉出来。“愿意跟我谈谈吗?”

小猫抬起头,望着他,幽幽的问:“为什么……”

“没有为什么。这是人性,是人类的本能,我是一个正常男人,有正常的欲,望,也许会有人刻意压制这份欲,望,但我不想,也不需要压抑。”

他说的很,小猫没有听懂。“会脏……”

“你觉得我很脏吗?”

不。

小猫下意识摇头。

严冽无奈的叹了叹,笑着说:“小猫,你还是个孩子,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,性,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。我们做它,不是因为喜欢,而是需要,就像需要食物一样。”

她还是不懂。

“先出来好不好?”严冽伸出手。

小猫看着他的手,想起方才这只手掐住女人的腰枝,思绪一时恍惚。

“你讨厌我了吗?”

不是……小猫咬着下唇,用力咬,却想不出任何有用的结论。她喜欢他,很喜欢很喜欢……

严冽看着她为难的表情,伸出手摸摸她的头。“小猫,我不希望被你讨厌,但是我想做的事,不会为你改变,你明白吗?”

小猫慢慢的点点头。

她明白,他对她已经够好了,她不能再贪心要求他改变,而且,她也不想他改变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