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侵犯

钟默是小猫的老师,教她语言教她礼仪,偶尔还要解决一些她不懂的问题,例如——

“钟老师。”

小猫两手抓了一本杂志,画页翻到一位身材火辣的模特那页。钟默看看杂志上的平面模特,端起咖啡。“有什么问题么?”

“我的胸部怎么才能变成这么大。”

“噗!”

钟默把咖啡喷了出来。

“咳咳……”钟默抽纸巾擦了擦身上,偏头看了眼杂志,转回来擦桌子,再偏头看看她的“胸”部……这是他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个难题。

“我说那个……”钟默憋不住笑,表情有些扭曲。他故作淡定的重新端起咖啡。“你为什么突然想要……大个的胸部?”

“严喜欢,越大越好。”

“噗!”

再喷。

靠,那个浑小子都教她了些什么!

钟默用手抹抹下唇,瞅着她,竭力严肃。“小猫,胸部不是越大越好……当然,没有也不行……你还小,慢慢就会长大的。”

“我要长大。”小猫把杂志举到他面前。“现在,要,这样的。”

钟默叹着气,把杂志抢过来。“又不是气球,你当吹吹就能变大?你还没到发育的年纪,小一点也是正常。”

小猫沮丧的低着头,闷闷不乐。

钟默学着严冽的样子摸摸她的头,岂料手还没碰到她,就被闪开了。真是,太伤自尊了。“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

小猫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。

钟默招招手,让她坐到自己身边。

小猫飞的坐过去,天真无邪的看着他。

“多喝牛奶,多吃木瓜,这两样东西都有助于……嗯,长大。另外最有效的办法就是……”钟默一顿,卖了个关子。

“什么?”

“你想知道?”

“嗯嗯。”

“真的想知道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有多想知道?”

小猫的表情变了,不高兴的瞅着他。

钟默笑着清了清嗓子,煞有介事的编瞎话。“这个是我家祖传的秘方,不能外传,所以……”

“不能告诉我吗?”

“其实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钟默略显为难的沉吟。

“那就告诉我吧。”

钟默看看她,又摇头。

“钟老师?”

好半晌,钟默一拍大腿。“这样吧,告诉你也行,但我有个条件。”

“什么条件?”

“我不说,只教你做,这样就不算违背祖训。”

小猫没有多想,答应了他。

钟默是全美享富盛誉的慈善家,他的家庭曾是受封的王爵,至今在欧洲各国仍有很大的影响力,但是,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好人。所谓物以类聚,能成为朋友的人大抵拥有同样的劣根性。

钟默在她身边坐下,手指轻划过她的耳垂,意外的发现被他碰过的地方泛起红润,不由得惊叹。

小猫不舒服的动了动,避开他的手。

搞不好,这个小家伙长大之后会变成让男人无法抗拒的尤物。钟默眼中的戏弄淡了几分,深沉的有些异样。

“别动。”钟默把她的手按回去,沉声说:“你不想学了吗?严冽期待看到你的变化,你不想让他失望的,对不对?”

听到这一句话,小猫果然变乖,任由他摆弄。

钟默喜欢她现在的样子,每一个反应都是出于本能,直接,不懂虚掩。他相信,每个男人心中都有邪恶的一面,践踏一份天真,玷污一份清纯,罪恶感与满足虚荣结合,会令人上瘾……

大门突然敞开。

流动进来的空气分外冰冷。

“钟、默!”

严冽的声音低沉,虽竭力压抑,仍然暴露了杀意。

“啊呀……”钟默看到他并没有慌张,仍旧笑的惬意。“你来的真不是时候,我和小家伙还没有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小猫便从他身上跳了下去,直奔向严冽。

“啧啧。”钟默一脸惋惜。“主人出现,看来没有我存在的必要了。我先回去了。”

钟默离开,严冽震怒的情绪没有丝毫缓解。

小猫很害怕,她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,所以非常害怕。她不知道她该不该解释刚才的事情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……万一他不要她了怎么办,万一他嫌她不干净不要她了怎么办……

小猫急的哭了出来,望着他,默默流泪。

她的眼泪好像有一种神奇的效力,严冽的怒气忽然之间消散。“你怎么就是没办法教人放心呢。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严冽用手指拭去她滚落的泪滴,然后,错过了另一滴。他无奈的叹了一声,俯身吻上她颤抖的双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