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寡妇敲门

????张大柱连连点头,自己还真没见过!

????天热的时候,大嫂在家里有时也穿的比较暴露,黄里带黑的胸口,可以从白色汗衫下面看到紫色的点点,这就是张大柱对女性胸口的全部认识。

????而自己现在摸的这个个薄薄的白色文胸后,映入眼中的是一对雪白雪白的峰峦,立刻接受了刘寡妇的殷勤建议,探出的双手捏住她的胸口,用了一点力道。

????为啥?有点紧张而已

????“呜,轻点儿,用那么大劲儿干啥?”刘寡妇的神情不像是生气,倒像是在和爱侣调—情。而且,她似乎非常享受张大柱的大力揉动。

????张大柱也就像是揉面粉一样的在刘寡妇的胸脯上来回的揉搓。

????此刻的自己完全被眼前这个刘寡妇给驯服了。

????“小样的,你还挺会来事的吗?”刘寡妇格格的笑了起来。

????“刘婶,为啥你的这么大,还下垂?”张大柱一边揉着一边问了起来。

????“怎么,摸着不舒服吗?”刘寡妇疑惑了。

????“舒服,舒服。”张大柱硬硬的一笑,其实自己的小-帐篷已经一柱—擎天了。

????“呜!”刘寡妇倒吸一口冷气,脸上泛起桃花般娇艳的红晕。

????“张嘴!”

????张大柱一听就傻眼了,不过还是愣愣的张开嘴。

????刘寡妇似乎真的还想教点张大柱点事情,“把我的舌-头吸到你嘴里!”

????舌头!

????张大柱顿觉不爽,怎么能那么脏呢,嘟着嘴不知如何是好?

????不过当刘寡妇那调皮的伸出舌-头,张大柱看着那粉—红小巧的妇人舌顿时火气攻心,低头把粉嫩嫩的喷香小舌吮入嘴中。

????好香!好甜!好嫩!张大柱如痴如醉的吻着刘寡妇,舌头被吸住的自己顿时无法说出任何话来。

????口不能言,胸口被捏,张寡妇此刻觉得自己如待宰的羔羊,就看张大柱如何进行下一步动作了?

????还好张大柱在雄性的天然驱动下,疯狂的扯掉了刘寡妇的薄裤。

????虽然不能说话,但哧啦一声布料破裂声响起,对刘寡妇来说,都是一剂火热的猛药!

????张大柱有点不明刘婶为什么喜欢自己粗鲁的对待他,自己手上越是用力,她就越是会发出快活的哼哼。

????不过此刻膨胀欲裂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他挺身一刺!

????未中……

????不对,两个人的脸上瞬间定格在了那里。

????刘寡妇一双洁白的老玉手就黯然的抓住了张大柱的裤子,一脚破旧却带泥巴的破裤子就这样被刘寡妇活生生的消去。

????“急啥!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!”

????“张婶,我难受!”

????再刺:弄在白腻的大腿根了。

????咳咳咳……

????张大柱还是没有命中目标,总算好心的刘寡妇及时伸出援手,扶住了他的大兄弟。

????苍天啊

????大地啊

????口不能言的刘寡妇在心里惊叫一声,这绝对不是大,这是巨,是庞然,是超级大!这尺寸,吓得刘寡妇的心跳都差点停止。

????这心情啊,好比一个去海边钓鱼的渔夫,本来打算弄一尾黄花鱼回家果腹,没想到却钓了条大白鲨上来。

????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啊,只好乖乖为对方扶正了道路的刘寡妇心中一惊,刚想撒手放开那恐怖到极点的庞然大物,恰逢张大柱使出第三记凶悍刺杀,这一下,在自己玉手的精确定位下,绝世大凶器正中红心。

????中了!

????中了!

????被刘寡妇自己扶着那自己舔-湿的超级大兄弟,像是热刀子切开温润的黄油,凶悍至极的一路开山辟谷,给刘寡妇的身体带来前所未有的充实感。

????然而,张大柱直达对方身体从来无人涉足的最深处,可能是还有三分之一的部位处于刘寡妇身体外面。

????“快点,张大柱!”

????此刻的他像勇猛的运动员,来到跑道终点犹自不肯甘休的狠狠冲刺几下,弄得刘寡妇眼睛都差点翻白了。

????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……

????五秒钟后,刘寡妇抱着张大柱准备好好享受一下的时候,自己感到对方弱小的身体一哆嗦,自己的身体里忽然多了无数热烫的东西……

????不是吧!正在兴头上的刘寡妇出离了愤怒,这么年轻的一个男子,居然早湿!

????感受到刘寡妇视的目光,张大柱简直无地自容,感觉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似的。

????当自己退出对方诱人犯罪的身体时,嗫嚅着解释:“对不起刘婶,第一次搞这种事情,不知怎么回事就尿了!”

????刘寡妇眼前一亮,顿然就双眼发光,惊诧不已:“你是第一次?”

????“嗯,以前没看过这种事情,不过这次刘婶在一起,见识了好多啊,以后我会好好……

????刘婶,你干什么啊?”

????张大柱惊讶的看刘寡妇从床上坐了起来,毅然决然地跪倒在自己面前,然后两只小手扶着自己沾满黏液的那个部位,根本不在乎那些腥臭味道的她,毫不犹豫的张开红-润的嘴巴,将自己的身体吞入口中。

????“呜!”这次轮到张大柱皱紧眉头了,自己今天还没洗澡呢,张婶不怕脏吗?

????一分钟后,张大柱才知道,刚才自己认为刘寡妇是搔—货显然言之过早,此刻的她,才是真正的村里人说的那种—货!

????就好比水库倒塌,滚滚泉水飞流千尺,一发不可收拾!

????只见跪在自己的胯间,刘寡妇用舌-舔,用小嘴吸,用胸口蹭,不到一分钟,二猛刚刚有些松弛的身体,居然就威武雄壮的重新立起来了!

????“猫了个咪的,怎么又起来了!”张大柱有点好奇,看着自己的大兄弟就傻傻的笑了起来。

????刘寡妇站起身,面朝着墙趴在柜子上,向着张大柱高高翘起雪白的屁屁。

????张大柱自己看的有点傻眼了,不过……

????这一次,张大柱就算是再傻再没有经验,也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????他两只手自然而然的伸过去抄住刘寡妇让人爱不释手的一堆大南瓜,然后将她迷人的身体往怀里一拉!

????没有丝毫障碍,张大柱完全进入张寡妇那湿-滑的身体,男女双方都发出一声舒服到极点的声吟。

????“不要扭屁屁,用腰!”刘寡妇声音有点变调的指正张大柱的错误。

????得到要领的张大柱开始晃动自己的腰部,强悍的腰力、强悍的凶器、强悍的耐力,这一次,刘寡妇这次真正知道了什么是欲-仙欲死。

????咯吱咯吱的板床上,渐渐被一滴滴浓浓的浊液湮湿……